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|回复: 0

诡变

[复制链接]

135

主题

135

帖子

409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09
发表于 昨天 2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诡变
      
   
    一
    “黄沙已下山。”
    “黄沙即走,清风伴随。”
    “他们二人能胜吗?”
    “不能!”
    “难到那个男人会胜!?”
    “他也不能!”
    良久。
    “因为一个女人。”
    “女人可以改变一个男人,也可以毁灭一个男人。”
    青山上,一个老僧和一个老道品茶.下棋。
    二
    无边无几的苍穹里,群星已沉落,清冷的旷野上四个人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    风铃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动过,绝世的容貌失去拉不会让白癜风带走幸福往昔的人的光彩,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。然而,她不敢动,她怕一动,飘渺就会消失,飘渺一但消失,她的生命如同没有水的鱼,没有意义。
    飘渺.清风.`黄沙他们也没动,他们知道,只要一动,就会看到死神的微笑。
    以静制动,这是武道之精髓。
    “敌不动,我不动;敌已动,我先动;不发则已,一发必中。”高手相争,岂非正是一招分胜负。
    阴云四合,木叶萧萧,大地充满萧杀之意。
    汗粒从三人脸上一粒粒的泌出。
    死寂的气氛让风铃再也承受不住负担,一粒一粒的血泪从风铃的美目中顺这苍白的脸靥滑落,寸寸柔肠,盈盈粉泪。那泪,粉的哀怨,粉的凄凉,粉的让飘渺的眼角轻轻的溢出一滴泪,于是他的剑似一道黑色的闪电划破旷野的寂静。
    三
    “没想到他竟然先动。”
    “因为他深深的爱这那个女人。”
    “一但有拉感情,就不再是,所以他只能败,注定要死!”
    “他不会。”
    “为什么?”
    “因为一个另人想不到的人会救他。”
    四
    清风的剑带着尖锐的风声指向飘渺的咽喉。
    风铃无奈的看着他们,哀切的神情看起来就象一只飞舞的蝴蝶折断拉翅膀,手中的匕首麻木的你认为胎盘能治疗白癜风吗推向心脏。“死也许是最好的归宿”风铃想着,最后向飘渺看去,飘渺的眼神包含这无限的爱意,浓浓的爱意似乎是一做冰山也可以融化,那钟眼神足以让风铃眼中流血,心内成灰。
    剑断。
    一个黑衣蒙面人幽灵般出现在飘渺身旁,阴冷的寒气从他身上四散弥漫,强大的气息让风铃三人踉跄后退,黑衣人对着三人一挥手,三人倒飞数丈,面如土色.嘴角溢血.软倒在地。这时,却出现诡异的一幕,一把剑从黑衣人的心脏窜出,原本黑色的剑身,竟泛成红色,似一把血红的镰刀。
    剑化血镰,死神舞天。
    “没想到你会暗算我??”黑衣人用复杂的目光看着飘渺沙哑的说。
    飘渺凝视着黑衣人,一字一顿的说:“你不该让我毁灭佛道两宗,让你成为武林霸主,更不该伤害风铃,因为我曾心中发誓,不准任何人伤害她,不然只有   一口鲜血夺口而出,黑衣人蒙面随血飘落,看到他熟悉的面孔,飘渺激动的全身颤抖,似一抹黑色的旋风冲过去,抱住黑衣人,喊出一个令所有人为之变色的字:“爹!!!”
    “怎吗会这样……”飘渺目呲欲裂,悔恨的泪水随着他的仰天嘶嚎的头洒向空中,粒粒晶莹,粒粒沉重。望着他,清风.黄沙眼睛红红的,不忍的闭上眼。
    仿佛从地狱发出的声音打破这副伤感的画面:“很简单,因为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,佛道两宗元气大伤,父子残杀,而后我就可以独揽大权.称霸天下。”白袍突兀的出现,眼里闪烁着狂热的色彩,如同一条噬人的饿狼,“我要把你门一个个都杀掉,哈哈……”
    白袍血腥的狞笑向四周飘散,天似乎随着笑声更加黑暗。愤怒,无边的愤怒一点点的燃烧飘渺的每一根神经……
    五
    “清风.黄沙在也不能回来。”
    “没想到,他们竟为那个男子与白袍同归于尽。”
    “那是因为他们在无声的对峙中,已成为常人不能想象的朋友。”
    白斑的治疗物哪些对孩子有益“为朋友死,当死无所惧!”
    “我门不该让他们下山。”
    “唉!这个世界乱哄哄,不如早死早超生。”
    棋翻,茶溅,点点水珠中两张苍老的脸。
    六
    “据说,你父亲假死的时候,你曾经跪在他灵前七天七夜,纹丝不动,不吃不喝。”风铃轻轻的说。
    飘渺没有回答,只是缓缓的闭上双眼,隐藏自己眼中无尽的痛苦,难以控制的情绪让他的肩不住的颤抖。
    “我知道你现在想让我走,然后你就会随你的父亲而去。因为你是一个孝子,是不会容忍自己的弑父之为的。”风铃望着飘渺颤抖的背影,无奈的说。她缓缓的走到飘渺身边,依偎在飘渺的身上,飘渺没有动,甚至连眼皮也没动一下。
    猛然,他推开风铃。
    匕首!!!
    风铃的匕首插在他的胸膛,他满脸的不解和惊讶,艰难的吐出几个字:“为…什…么…”
    “不为什么?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计划,而白袍不过是一个棋子。”一阵风吹过,风铃飘飘欲飞的身姿和绝世的容貌忽然说不出的诡异和可怕。
    “是吗?”飘渺淡淡的说,平静的口气不象从他口中说出,那中平静给风铃一中窒息的感觉。接着她便看到生前一个绚丽的画面:漆黑的夜空中忽然雷电交加,一道犀利的闪电散发着妖异的光芒打在飘渺的身上,飘渺不可思议的化做一朵莲花。一朵血和肉组成的莲花,正慢慢的盛开,片片色彩斑斓的花瓣从莲花上脱落,如同乱箭飞矢般射向风铃。空中残留着飘渺落寞的痛苦的声音:“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送给你的礼物—雷劫血莲身。好看吗?”
    但是飘渺永远听不到一个足以让他再死一千次.一万次的话,风铃望着血色的花瓣穿过身体,欣慰的笑道:“即然不能让你活下来,让你无悔的死去是我最后的选择。”
    “我怎么可能是幕后主事人。”风铃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.美目中最后的血泪洒在清冷的旷野上。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8-4-24 16:43 , Processed in 0.14016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