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0|回复: 0

杉三的沉默

[复制链接]

102

主题

102

帖子

310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10
发表于 昨天 23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杉三的沉默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杉三的沉默
      
    天悄然地亮了,杉三醒来,窗外的光线正保持着一种黯淡失色的状态,阳光很清淡,还见不着鲜明的楼影。没有风吹,树枝花草看上去虽有些明媚,却一直在发呆。杉三起身坐着,望眼窗外,昨夜里醒了两次,两眼挣得如同乒乓球,发现自己被一片漆黑所裹藏,什么也见不着,没有月亮的夜晚,星星难不成也溜了;想来这天亮的开幕式只有楼下的老王知道。哎!杉三像在舒口气,瞧了下手腕,六点零九分,便花了一刻钟洗刷。然后,系上腰包就走下楼来,腰包中没什么,就贴着一本记事本和一支派克笔。
      
    刚下楼来,外面兴起一阵。只见厅内正吃早餐的人蜂拥而出,然后又蜂拥而至街道,一条无精打采的柏油路。杉三也跑出去。这餐馆内只留下热腾腾的食物     
    围观的人没有一个安静,杉三无声息地看着。在这柏油路上躺着一位中年老汉,看似小工,两三米远处伴着自己锈旧的自行车;头边上坐着一位年青人,打着赤膊,身边蹲着一位妇人。路中央也卧着一辆挺有姿态的摩托车。车没有漏油,人没有流血。是一件交通故事。年青人挺厉害,竟能从自己摔倒的摩托车处走到那个躺着的人旁边,并一直在宣称只是车子间相互擦过一下,不小心碰着了……他虽也受伤较重,但看似并没有丧失元气地脸向着围墙     
    老王是这馆子的老板,三年前生了个小孩,可就是不乖巧,十分娇气,老王不得不成天哄着他,看似悠闲却没的闲着。这不,小宝贝又在大哭大叫着,老王真所谓瞻前顾后,马路上的画面让他目不转睛,嘴吧和手掌对着宝贝孜孜不倦。忠实的老王无奈了,叹口气     
    妇人打了电话后,回到老汉身边等待。老板娘也没忘收钱,外面来光临的人愈来愈多,到像个节日里的小广场,她乐嘻嘻地招呼着,店里忙得不可开胶,大伙谈论得如火如荼。馆门口两侧满是自行车、摩托车。仿佛这里边全是赛车手。待能量充足后,就你追我赶,拼个你死我活。
      
    杉三也没一个人刻意留下近处观视。而是要了一份面包和一瓶橙汁就在门口边看边吃。
      
    “老黄,你看这‘120’的车子怎么这样慢呢?”一个刚吃好的人边嚼着食物边发话,手里同时进行着拆包,点火,抽香烟。
     早期白癜风治疗吃什么药好用 
    “哪有那么快,说不定还在睡觉呢?!得等醒来后,洗刷后……”没说完,小宝贝愈凶的闹声就让老王无奈焦躁了,说着便百依百哄地嚷哼,拿玩具,放音乐盒……其实老姓黄,但有的人硬是自作主张要叫老王,听来差不多,便即是老王又是老黄。
      
    “说不定没吃饭还不会来呢,定是要吃了才来”。老王身边站了一位少年,信口开河地补充着,使得理由更加殷实无虚了。他旁有一个略小的妹妹凑嘴说就是嘛。老王笑着,渐渐地出来的人也越多了,谈论的声音也由内向外。真没想到赛车手们竟还要边看马路上的画面边说个不停,仿佛那是他们的同伴出了事,正要研究如何借鉴,才能更好的出发,这讨论会不开是不行的了,他们的嘴吧、思想、目光全都直射前方。那个画面很静止,只有来往的车子加上鸣声给这画面带来动静结合的效果。大伙倒像是在看露天白皮肤衰老的信号天电影,津津有味。
      
    杉三的面包啃得出奇地慢,尽管他没加盟所谓的借鉴论坛。他安静,他不动声色地观注着。不只是前方,还有围墙每块砖的模样。
      
    也许浮云和雾霭都逃走了,太阳光芒逐步登场,使得马路上树木的影子被拉得越来越浓重和深刻。老王的儿子简直像个地雷,只要老王冷落了他,他就开始性,使得氛围更加火热;老王时刻防范其哇哇地,又一心不舍地要看免费真实电影。可谓一心两用,用心两苦,劳苦功高。还好地雷被玩具诱住了,暂时可以缓期。
      
    “我看,他们除了吃喝还要拉:说不定轮胎在路上炸了或许自己也撞出故事来了”。少年边笑边带滑稽的语声,使老王如同赴会般地笑了笑。有位赛车手对老王说:“车也太慢了,还要等到何时。”可眼神像冰冻了一般,直接连线马路上的画面。真不知马路上的情景与他眼神之间的空气该如何流通。尘埃也甭想弥漫在这之间。
      
    老王松弛地说得风趣:“那(躺着的人)又不是他们(救护车上医生)的老爸,他们着什么急呀,自然看得无所谓了。”有的人微微点头附笑,有的人出口那倒是;都表现出他们对老王的赞许。老王就更来劲似的:“出事故在这时倒是挺会挑选的,好在算太阳不大,要在中午,这地会烫死人的”。打趣地冒出来的话引得身边两位少年边笑边说:诺(是的)。
      
    杉三听得仔细,却没说一句话,依然安静地啃面包,喝橙汁,终没出声。也正觉得这场景没值得多看。要离去,可就在这时响起救护车的鸣声     
    不约而同地把眼神扫向鸣声的那头。可树枝挡住视线,车竟没出现,只是鸣声越来越响,直到车现形     
    就这时,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,形象真可谓非常:浑身只穿了一条花短裤,头顶没有一丝黑色,浑身都光油油的,肥头大耳,脚踩着一双发生形变的拖鞋,嘴上叼着一根香烟。侧面一看,简直如同鸡白癜风医院大婶一样。不过,无人注意他那模样,只是杉三把他打量了一番,感到有点恐怖吓人,做了一个无声的观众,人们常说无声倾听,有声倾诉,也该来个无声倾看。那鸡大婶发声:“怎么不报警呢?应该报警的嘛。这事故得报告他们”。连忙有人凑上话说:“这有责任人负责的,他会承担后果,报什么警呢。”紧接着又一个人说:“这点事算得了什么,没看地上一滴血都没有吗,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鸡大婶然后就骑着车飞走了,原来他根本不是来吃早餐的。
      
    只见车子里走下三个人,其中一位是司机;其它两位,一个是男中年人,脸相跟塑像没什么两样     
    围墙的砖块们真是密不透风,可惜却由于透声而失败     
    救护车的动静不大,砖块们的动静却轰动了。有的人顿时意识到时间,该去工作了,一看表果真一大跳。一部分人走了,行色冲冲,倒真像是要赛车,可也太不公平了,竟让摩托车后来超前,自行车前功尽弃。不过都消失了,声音不知降了多少分贝。宁静的趋势渐渐地开始蔓延。
      
    所剩下来的人都是无所事事,嫌看不够,也就没把赛车手的飞去当做一回事,原来他们在出发点就退出这场比赛。杉三依然宁静,没人观注他,他一直沉默无言,只用眼睛,嘴这时已不用了,因为吃完了;至于思想是否在动就无以琢磨了。一个人的内心是不可能被自己以个的任何人看出的,他们只能看见外表,只有其自己知晓。别人如可想像他的心里倒全是在想像之中。即便是社会舆论也无从深入……
      
    医生没怎样,动作十分简单,甚至有的砖块觉得自己也能干这事,只是缺少机遇。两个男白衣人把老汉抬到了车上,然后就停歇了;车子没有如同人们想像中那样立即开走,而是迟迟不开,和医生一样需要蓄势待发。空气消失了一般,周围依然没有风,树枝上持满风铃般的叶子没法奏出声来。倒是阳光越射越烈,跟时间同步。如果是在等待,也该是在等待时间的穿流吧。那颓败的围墙所剩下的余砖也耐不住了,便走到馆内,拿出椅子坐着观看     
    可让人吃了九惊     
    有位认识老汉的人把摩托车、自行车都有推到了馆门口,并钩起一双拖鞋问到老汉是不是他的,然后丢进车内。又过了三分钟,车子和医生终于起步了,步态是那样缓缓悠悠,总想让那些砖块们目送个够,刚起步就鸣声。简直如同一只吃饱了撑着的笨熊,或者说是一只嘴馋的野熊,对着馆店内的食物恋恋不舍。刚才正被大伙看得兴致勃勃的电影中的演员和道具(躺着的车子)消失的一干二净,马路上恢复了原样。那群看不够也得看够的砖块们也开始走了……
      
    杉三也动身走了,一步步轻健地向溢佰书店走去;这是他近些天都去的,到傍晚时再回到旅社。一种简简单单的往来,跟太阳一样重复着自己的事情。天天复印自己单色的生活画面,在人群的意识中似一杯清水,平淡,不值得掀动,又不足为奇。餐馆恢复了它常有的死气和平静     
    真不知,宁静的人宁静地走,在杉三的步履中是无声的,倒也有点让察觉到的人害怕。也许除去心跳声、呼吸声外,他就如同木偶一般的移动,但绝不能说是行尸走肉,他应该有其所无的思想火花,思想是人最宝贵的东西,它在无声地放着光芒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8-4-24 16:44 , Processed in 0.156926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